【为了N】读书笔记——it's an 🍎pple.

先是看完了日剧,再去补了小说。来做下读书笔记,大概只是一些句子QUQ。

我就像是缓缓波浪下的海藻,毫无个体意志地委身于水流。


奇迹般的重逢——倒也算不上。

我正要坐船去人口不足五千的小岛。在空无一人的破旧候船室里,高三时暗恋的女孩突然走了进来。会因此认为碰到了命运奇迹的傻瓜,就算在我即将前往的这个偏远乡村恐怕也难得一见。

渡轮一天两班,上午下午各一次往返。我乘的是下午的。现在是年底,刚过完圣诞节,正值大学生返乡高峰期,碰到谁都在意料之中。

虽说如此,我还是没能轻松地上前打招呼。我没资格同她打招呼。

她再入口的自动售货机买罐装热咖啡,是奶香浓郁的温和口味。

一转身,她发现了我。“啊,成濑。”我正坐在褪色的塑料长椅上。她走到我身边,极为自然地坐了下来,看着我的一只手笑着说:“还是老样子啊。”我脑海中赫然浮现出“命运”二字。

我正这么想着,她已离开候船室,走向刚刚抵达钱桥的渡轮。

片刻后,我也朝渡轮走去。

来到客舱门前,我觉得她大概就坐在离门口不远的位置,便没进去,转而在甲板的椅子上坐下。凤拂过海面,并没冷到无法忍受的地步。伴随着《好日子去旅行》的旋律,船开动了。我从大衣口袋中取出罐装咖啡,拉开拉环。这是岛上居民乘渡轮时的习惯。

她现在也一定在拉刚买的罐装咖啡的拉环。

我看着手中的咖啡罐。奶香浓郁的温和口味和娇小的她倒是相称,却完全不适合我。要说我有什么特征,“魁梧”也许是唯一一项。

“平时我喜欢黑咖啡,但累的时候这种也不错。”

那是我第一次和她一起放学回家,在路上的自动售货机前,我自然地按下按钮,随后慌慌张张地编造了这个理由。

“味道不错吧。我每次都喝这种。”她应道

又不是谈过恋爱,我这是在追忆什么?


但在她面前,我极力渲染自己的努力,尽管说了那么多夏蒂埃广田的事,我还是讲起了在上门服务的客人家发生的感人故事。

“那家的太太遇上了事故,腿脚不行了,变得郁郁寡欢。但品尝食物时,她突然充满怀念地开口说:‘回想起来那天也下了雪,回家路上咱们第一次牵了手。’这么一说,她丈夫哭了起来,连我也差点要陪着掉眼泪了。”

这不是瞎编。能勾起人回忆的美食真是好东西,要不再回炉念一次专修学校吧。


在那段日子,每当破解棋局,等不到课间,我就会从笔记本上撕张纸写下解法,偷偷伸手递到背后给她。然后她会连按三下自动铅笔,那是“好厉害”的暗号。

她看了一会儿,脸上绽出笑容对我说:“好厉害!”虽然没有自动铅笔,我却觉得听到了三声响。


行为和理由在任何场合都是成对存在的吗?

对于已经发生的事,任凭事后怎么罗列理由,事实都不会有任何改变。可人们为何总要追求什么动机、经过或理由呢?


我曾想从高处俯瞰的究竟是什么呢?

事情发生后,我装作和西崎及野口夫妇毫无关系,步入了社会。带着有意在高层公寓中安家置业的客人看房时,我边说“这儿视野非常棒”的固定台词,边在心里嘀咕:“那又怎样?”

或许我追求的只是那个由某人拉着我的手带我去的地方。

仅此而已。

评论
热度(12)
  1. 肥芽儿肥芽儿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读书是最美的姿态
    喜欢里面每个努力生活的人的样子~

© 肥芽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